上海高校与世卫相关机构携手构建肿瘤研究国际合作网络

中新网上海12月13日电 (陈静 杨静)肿瘤是近年来威胁人类健康的最主要疾病,也是全球性的公共健康问题。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13日披露,该校和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签署了合作谅解备忘录,双方将通过战略合作建立肿瘤研究国际合作网络。

在2013年约翰·法伦接棒培生集团CEO时,数字化改革就成为他最重要的任务。教育出版巨头、全球最大教育集团,7年前的培生还有着诸多光环。但互联网时代的来临已让纸质教材出版遭受冲击,高达51亿美元的债务规模也让这艘大船的转向并不容易。

高价纸质教科书市场萎缩,导致培生的业绩显著下滑。2016年,培生在北美的营收下滑10%,运营利润大幅下滑28%。

在1980年代,培生进入中国仅设立办事处。2008年起,培生开始在中国收购多个培训机构。

随着培训机构品牌逐步出售,培生在中国市场对培训业务的尝试最终以失败告终。

即使是培生改革的重心“数字类教育”,也难以摆脱出售的命运。目前培生已剥离的数字类教育业务包括PowerSchool、Fronter、LearningStudio、OpenClass。培生解释称,市场更需要学习应用程序和教育服务,出售北美中小学业务也是因为其与公司战略发展不符。

从培训行业撤退后,培生的内容生产和教材出版等主业仍在继续运转,培生也开始在中国市场进行更多数字化尝试,与在线外教公司DaDa、在线留学机构小站教育等达成合作,并与微软一同开发了教学应用软件“微软小英”。

阿冷和孟慧圆共同演绎《恰似你的温柔》,一个被蔡琴盛赞“你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一个在个人舞台永远选唱蔡琴的代表作,可以说深谙蔡琴的表演风格。这样的组合,似乎预示着一场围绕蔡琴展开的“形神兼备”的致敬舞台即将上演。只不过,必须在阿冷和孟慧圆中选一个进行比心这件事,却令比心团十分纠结。陈立农不仅为难到吃手,当场化身表情包,还跟李承铉联名申请放弃投票资格。

在教育行业,培生目前依然是横跨70个国家的教材、教辅出版巨头,但朗文等知名品牌旗下的教材们,已不再是学习者的唯一选择。

除此以外,在节目中一直“云淡风轻”的孟慧圆,本期选择的歌曲是气质同样恬淡的《不了情》,选曲方面可谓十分贴合自身特色。孟慧圆对这首歌的演绎令陈立农大感震撼,直夸孟慧圆“唱得很舒服、很放松”。

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是世界卫生组织的专门癌症研究机构,其目标是推动全球癌症研究合作,提供致癌风险因素、肿瘤分类、癌症预防策略评估以及全球癌症数据的统计,为致癌机制研究、预防策略制定提供权威的证据基础。

“培生现在将100%专注于我们的全球教育战略。”约翰·法伦在出售《金融时报》的公告中称,教育行业存在巨大的发展机会。据财报显示,教育多年来一直是培生最大的支柱业务,营收占比超过90%。

约翰·法伦主导的数字化改革还未完成,但培生业务发展与债务压力的双重压力令改革难度颇高。投资者对培生的高昂成本不满,抛售原有业务也导致股价出现下跌。2017年,发展北美市场不利的培生发布预警后,导致单日股价大跌30%。

但约翰·法伦已经下定决心,对于一系列卖出资产的操作,他给出的理由是要让培生变为一家纯粹的教育公司。

在约翰·法伦上任前,培生是一个集教育出版、新闻传媒、图书出版于一体的综合性集团。

培生的两笔出售,被不少投资者认为是在中国市场发展不利的信号。环球雅思创始人张永琪在2017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后悔将公司卖给培生,培生承诺的资源、发展目标均未实现,而环球雅思最终变成了为培生提供资金输血的“奶牛”。

“如果我们不迅速适应变化,我们可能将败给那些反应更迅速的对手,这些对手不再是传统的出版商,可能是技术公司,甚至更难定义类型的公司。”培生在2012年的年报中就已决定,必须投入大量资源,适应新的数字时代。

在市场份额最大的北美市场,培生更深度地进入了教育的各个环节,包括学生标准化考试、教师资格认证、备考培训、教科书出版等。《财富》杂志曾在2012年报道称,培生占据了北美约60%的测评市场。前美国教育部助理部长戴安娜·拉维奇(Diane Ravitch)则在博客中把培生的影响力形容为“美国思想培生化”。

培生盈利的一大来源正是更新、重印教科书,率先更新数字教材的决策,几乎彻底改变了培生的商业模式,约翰·法伦在公告中解释称:“对于Netflix和Spotify这一代,他们的消费习惯更倾向租赁而不是购买。”他表示,培生数字版教科书平均价格为40美元,并提供均价60美元的纸质书租赁。

不断出售旧业务的同时,培生也在寻找新的增长点。在北美、欧洲市场表现不佳的培生,一度将增长的任务放在了更具活力的新兴市场,特别是中国。

近年来,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与IARC紧密围绕科学前沿,不断深化交流合作,逐步构建更深层次的合作机制。

7年的时间,约翰·法伦的数字化改革展现了壮士断腕的决心,但其效果还没能在业绩上有所显现。

“在经历挑战的市场,约翰领导培生经历了一系列重大变革。”培生集团主席Sidney Taure在离职公告中如此评价。

“英语语言教学仍然是培生在中国市场最大的业务,数字化课件和其他业务也在同步发展。”约翰·法伦在2019年接受界面教育采访时表示,培生依然在中国拓展更多业务发展的可能性。

裁员、削减成本、力推数字化内容……约翰·法伦在任期内大刀阔斧地重塑这家170年的老牌企业,但这些改革举措尚未挽回投资者的信心。作为曾经全球市值第一的教育集团,培生的市值已从2012年的117亿美元缩水至如今的66亿美元,被中国培训机构新东方(NYSE: EDU)、好未来(NYSE:TAL)等企业纷纷超越。

但出售资产背后的原因,很可能是培生沉重的财务压力。 

这一举措震惊了新闻和出版行业。《金融时报》和《经济学人》并非亏损的媒体品牌,其母公司FT集团在2012年营收达到4.43亿英镑,这相当于培生全年营收的9%,并为培生贡献了8%的经营利润。在卸任前,培生前任CEO马乔里·斯卡迪诺(Marjorie Scardino)曾公开表态绝不会卖掉《金融时报》:“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2019年上半年,培生在北美的营收增速恢复至1%,然而高等教育课件、学生测评业务仍在下滑。在英国、澳大利亚等核心市场,培生的表现也较为平淡,2018年欧洲区营收增速仅为1%。

本期节目将开启半决赛的金曲对唱环节。同唱一位歌后歌曲的好美女声将内部分组,两两共唱一首这位歌后的经典歌曲。金曲对唱意味着同组的两位好美女声既是队友又是对手,十分具有挑战性。

值得注意的是,苏诗丁和黄英这一组在排练阶段表现出十足的默契感,似乎与激烈的竞演氛围“格格不入”。在两位好美女声的合作演绎下,一首《新不了情》获金培达大赞“这才叫比拼!”这样一场遇强则强的表演,引发比心团“难以抉择”的困局重演。不过,这次谢娜却当场模仿起了蔡琴在节目里纠结时的样子,试图化解现场紧张情绪。

时任培生集团大中华区原董事总经理的萧洁云曾在2016年表示,培生有意在华收购一家在线教育公司,在中国市场的目标是数字化业绩占比达到20%-25%。但这笔计划中的收购再无更多信息。

2018年,培生将美国地区的中小学教材业务出售给Nexus Capital Management,彻底退出北美中小学市场,还出售了一套价值1.15亿英镑的房产。

但约翰·法伦上任后,培生陆续宣布出售《金融时报》、《经济学人》,让培生彻底退出了经营50余年的新闻行业。

最大的变化发生在2019年7月。培生宣布2020年起,在美国出版的1500本教科书将首先更新数字版,未来将拓展至英国等地。

为中国八零后所熟知的李雷与韩梅梅的故事,就来源于培生旗下朗文出版社与人教社合作的中小学英语课本。《新概念英语》《走遍美国》《跟我学》等一系列风靡中国市场的英语教材,也均为朗文旗下的经典产品。

打开北京、上海妈妈的书柜,就能感受到培生面临的激烈竞争。中国家长依然热捧朗文出版社的原版教材《Welcom to English》、《Side by Side》,但美式发音、美国原版课堂的中国家长们,也让McGraw Hill出版社旗下的《Wonders》、《Our world》与《Reach》,以及Houghton Mifflin和Harcourt联合出版的《Journeys》等成为爆款。

更大的挑战者来自在线教育。在家长中流行的RAZ分级阅读,就并非来自培生的老对手传统出版商们,而是出自一家美国在线阅读网站。

培生发现,美国学生们越来越不愿意花费数百、数千美元购买课本,而是选择花费几十美元在线租借、分享教科书。

因此,约翰·法伦在上任后,培生力推的产品变为了在线测评平台MyLab and Mastering、大学数字课件产品Revel,以及在线课程管理(OPM)和虚拟学校(Connections Education)。

2017年8月,培生宣布以约8000万美元将环球雅思出售给朴新教育,售价几乎只有当初收购价的一半。当年11月,培生又以3亿美元,将华尔街英语出售给霸菱亚洲投资基金、中信旗下私募股权基金。

其中,苏诗丁选择演绎蔡琴的《给电影人的情书》,令张绍刚和比心团都大感意外,这首《给电影人的情书》情感深沉、意境开阔,无疑是一首特别难演绎的歌曲。苏诗丁直言:“选这首歌是为了不重复王菲和邓丽君的演唱风格,发掘自己新的可能性。”对于这首具有特殊性的歌曲,苏诗丁表示会用特殊的方法去演绎。

通过剥离非教育资产,培生获得了大量资金。2015年,培生以8.44亿英镑(约合13亿美元)出售《金融时报》,并通过出售《经济学人》50%股权获得7.31亿美元。2017年,培生宣布出售企鹅兰登书屋47%股权,并于2019年12月彻底出售剩余22%股权。

根据备忘录,双方将重点围绕癌症早期检测、个体化治疗和有效预防等领域进一步开展国际联合研究,将通过积极搭建学术交流机制和国际联合研究平台,汇聚全球优势资源,共同攻关肿瘤相关重大科学问题。同时,双方将积极打造学术交流机制和国际联合研究平台,实现双方在科学研究、人才交流、学生培养等方面的共赢发展。

但拥有品牌、资金、教研实力的培生,却没有达到中国教育企业的预期。

不止是在中国,培生在全球范围内的资产出售仍在持续。

除了教育出版,培生在图书出版、新闻传媒行业也有布局。通过收购,培生曾拥有《金融时报》、《经济学人》、企鹅兰登书屋等品牌,多元化发展不仅为培生在多个领域打造品牌效应,还带来了更丰富的营收来源。

海外的教育出版社在中国大多只发行教材,但培生通过一系列收购,将中国业务由内容生产拓展至了教育培训。结合了教材出版与培训的培生,在当时被中国教育行业所看好。环球雅思前董事长张永琪曾表示,出售公司时非常认可培生,认为培生不仅理解教育,还可将环球雅思带向全球市场。

在扎根最深的北美市场,培生传统的核心业务教育出版也在显露颓势。

一系列出售为约翰·法伦的转型提供了资金支持,但要让传统的教材出版跟上时代却并不容易。

目前,世界多个国家,如美国、英国、法国和德国等都在全力布局“攻克肿瘤”计划,中国也出台了癌症相关防控计划,在科技规划中将癌症作为重要内容之一予以支持,但目前肿瘤仍面临“预防难、发现晚、不好治”的严峻挑战。

2008年,培生集团收购少儿英语品牌戴尔国际英语、乐宁教育。2009年4月,培生以1.45亿美元收购成人英语培训公司华尔街英语(中国)。2011年,培生以2.94亿美金收购留学语培公司环球雅思。2012年,培生成立大中华区,将中国视为全球第三大市场。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方面透露,正在牵头酝酿、布局启动“肿瘤命运机制与过程调控研究”计划。该计划将聚焦中国疑难高发和具有优势研究基础的癌种,通过创新肿瘤研究范式,集聚上海肿瘤的基础研究和临床诊治的优势力量,联合国内外该领域的优势团队,打造肿瘤研究协同创新集群,建立肿瘤重大计划联合攻关机制,系统解析肿瘤命运演变规律,绘制肿瘤命运全息图谱,攻克肿瘤相关重大科学问题。(完)

2011年,亚马逊开始推出“kindle课本租借”服务,一本标价265美元的《新闻学完整手册》,租借30天的价格为30美元,学生可在Mac、PC、iOS等平台上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