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吉克斯坦现任总统在选举中胜出获连任得票率超90%

中新网10月12日电 据路透社报道,当地时间12日,塔吉克斯坦中央选举委员会宣布,初步数据显示,该国现任总统拉赫蒙在11日举行的总统大选中获胜,再次当选总统,得票率为90.92%。

据此前报道,塔吉克斯坦于当地时间11日举行总统大选投票,包括现任总统拉赫蒙在内的五位候选人进行角逐。此次大选投票自当地时间11日6时开始,20点结束。选举初步结果将于投票结束后24小时内公布,最终结果将于两周内公布。

时代周报记者也注意到,上述12家被约谈的人身保险公司中,部分高收益万能险也是拉动保费收入的主力之一。

另据《证券日报》报道,从险资投资能力上看,在2019年股市行情较好的情况下,险资的平均收益率才仅有4.94%,尚未突破5%。

风险源于投资收益下降

“万能险结算利率长期高于实际投资利率,会直接增加承保成本,并通常会推高投资风险承担,从而危害当期和今后的偿付能力。”8月15日,中国社科院金融所保险与社会保障研究室副主任王向楠告诉记者。他认为,通过明显不合理的高结算利率,而追求业务规模和现金流入,是金融业应关注的一种不正当竞争行为。

时代周报记者调查发现,上述被约谈的12家人身险公司旗下万能险产品,普遍存在结算利率高于5%的情况。如复星保德信人寿于2016年末至2017年一季度销售的附加天天盈B款年金保险(万能型),今年6月的年结算利率就高达6.5%。此外,该公司旗下2017年9月之后销售,以及2016年9月之后销售的附加天天盈B款年金保险(万能型),6月的年结算利率也分别高达6.2%和6%。

8月14日,被约谈方之一的英大泰和人寿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英大泰和人寿将按照监管要求认真做好相关工作。”

那么,万能险维持较高的年结算利率是否合理呢?

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副本部长权埈郁12日表示,近期死亡率提高,主要与高龄患者激增有关,要求养老院等机构严格限制访客。

不过,在“高收益”带来的保费吸金力下,也有不少中小险企的万能险仍然维持较高结算利率,部分产品收益超6%。

朴凌厚称,2月韩国疫情第一次大流行主要集中在大邱,而当前疫情在多地传播,需要更严格的管控措施。

就此消息,时代周报记者随后也向上述多家保险公司相关负责人求证,当中多位人士并未给予否认。

同时,平安寿险旗下包括平安附加聚富步步高两全保险(万能型)等在内的20余款产品,结算利率也从年初的4.5%,自4月起下调到4.35%。太保寿险的传世赢家终身寿险(万能型),则是由1―5月一直维持的5.2%年结算利率,6月下调至5%。

那么,基于最近银保监会出台的险资权益资产配置新规,权益投资比例提升至最高45%的背景下,险企能否通过放大权益敞口去提高万能险的投资收益率呢?

如6月年结算利率达到5.25%的复星保德信天天盈年金保险(万能型),就是该公司2019年保护投资款新增保险居前三名的产品之一;百年人寿2019年保费收入前五名之一的百年发两全保险(万能型),今年6月的年结算利率也达到5%。

朴凌厚说,在全国提高防控等级的严格措施下,单日病例始终未能降至100例以下;且最近每天约有20%的确诊病例无法追踪感染源,意味着疫情仍在社区持续蔓延。

据《北京商报》报道,近期被银保监会约谈的12家保险公司分别是,上海人寿、渤海人寿、珠江人寿、百年人寿、阳光人寿、君康人寿、信泰人寿、中信保诚人寿、英大泰和人寿、光大永明人寿、复星保德信人寿、横琴人寿。

“国寿鑫尊宝终身寿险(万能型)(庆典版)结算年利率高达5.3%,远超余额宝2.43%的7日年化收益,买国寿产品的赚大了!”这是今年2月11日,某财经网站上发布的一则软广。但截至8月15日,Wind数据显示,该款万能险产品已经将结算年利率下调40BP至4.9%。

同时,信泰人寿的信泰如意鑫(铂金版)终身寿险(万能型)、信泰如意鑫(钻石版)养老年金保险(万能型),以及百年人寿的百年星钻账户年金保险(万能型)年结算利率也均达到6%及以上。

万能险高收益潜在的利差损风险不可小觑,但缘何仍有大批中小险企趋之若鹜呢?

时代周报记者根据Wind数据梳理发现,中国人寿旗下国寿鑫尊宝终身寿险(万能型)(庆典版)就先后经历了两次调降,今年1―2月份该款万能险的年结算利率还曾高达5.3%,但到了3月年结算利率降至5.1%,4月则再度降至4.9%。

8月14日,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陈嘉宁告诉记者:“相较低收益的银行理财,5%以上的万能险的确有投资吸引力,对保险公司来说,也容易为保费规模冲量,至少保险业务收入指标上会比较好看,基于盲目扩张保费的目标,很多公司不愿降低万能险收益率。”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除国寿之外,年内还有太保寿险、平安寿险等多家大型人身险公司密集下调万能险年结算利率。

在上半年银行保险相继取得高于其他行业的成绩之后,为防范潜在的风险,监管及时敲响警钟。

一季报数据也显示,今年一季度中国人寿总投资收益率为5.13%,较去年同期下降1.58个百分点;净投资收益率为4.29%,同比下降2个基点。中国平安一季度总投资收益为259.31亿元,同比下降60.1%;总投资收益率和净投资收益率分别为3.4%和3.6%。

行业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全行业万能险的平均结算利率为4.16%,较2016年5%的水平已大幅走低。

据韩国中央防疫部门统计,过去24小时,韩国新增136例确诊病例,本土感染118例。自8月韩国疫情反弹后,单日确诊者一度超过400个,首都圈感染尤为严重。虽然最近一周新增趋势有所放缓,但韩国保健福祉部长官朴凌厚12日称:“形势仍令人担忧。”

8月12日,据相关媒体报道,银保监会近日约谈了包括上海人寿、百年人寿、渤海人寿、复星保德信人寿、光大永明人寿等在内的12家人身险公司的总经理和总精算师。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统计发现,目前销售的市场1700余款万能险产品中,共有232款万能险6月的年结算利率超5%。特别是,恒大人寿金玉盈泰一号两全保险(万能型)、复星保德信人寿附加天天盈B款年金保险(万能型)当月的年结算利率更是高达6.5%。

另外,上海人寿旗下30款万能险中,也共有多达18款产品6月年结算利率超5%,其中,上海人寿盛世加利两全保险(万能型)年结算利率最高,达6.35%。记者注意到,该款万能险自2019年1月起至今未调整结算利率。

拉赫蒙出生于1952年,1994年当选总统,并分别于1999年、2006年和2013年连续三次赢得连任。

“险企的万能险若想达到5%以上的高结算利率,就需要跑赢险资收益率的平均值,但这极其考验保险公司的投研实力,一旦出现投资不理想的情况,将会出现利差损风险,进而衍生出寿险公司资产负债比例失衡、偿付能力不足,甚至被接管等后果。”8月14日,一家中小型寿险公司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坦言。

除首都圈疫情持续外,全国多地出现集体感染。京畿道富川市两家直销公司发生感染;大田市日前举行的一个论坛出现感染者,截至12日统计,已确诊54人。

另外,国寿鑫账户年金保险(万能型)(卓越版)年结算利率也从今年年初的5%,调降至3月的4.9%,随后4月再度降至4.7%。

随着市场利率下行,货币基金回报降至2.5%上下、一年期银行理财产品大部分在3%―4%之间。但是,万能险产品收益率却一枝独秀,走出不同寻常路。

目前,韩国全国社交距离限制措施升为二级;首尔采取更严格防控,如禁止连锁咖啡厅堂食、禁止21时后到餐厅就餐等。韩国政府表示,将在评估当前疫情态势、并尽力推动经济恢复的基础上,决定是否继续延长加强版防控措施。(完)

实际上,就在部分中小险企对万能险高收益“不舍”放弃,招致监管约谈之前,以中国人寿为首的大型人身险公司,却早自二季度起便密集下调万能险结算利率。

新华人寿的精选一号两全保险(万能型)4月的结算利率,从此前的5.35%下调至5.15%,5月再次下调至5%。

对此,王向楠直言:“保险机构为了提升投资收益,是可以提高对市场风险和信用风险的容忍度,但这是有限度的,所谓‘树不能长到天上去’,在严控风险的背景下,万能险在承保时不应当给后面的投资活动带来太大的压力。”

8月16日,郭树清撰文《坚定不移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罕有地强调金融产品高收益问题。郭树清表示:“世界上没有高回报低风险的金融产品,宣扬‘保本高收益’就是金融诈骗。”

陈嘉宁则指出,保险公司的产品应该以中长期保障业务为主,不应过多将精力放在理财型的万能险等产品身上,否则会脱离保险业务风险补偿的本质。随着监管对万能险业务监测的趋严,以及市场利率下行大环境的难以逆转,中小险企应早日谋求转型,摆脱依赖万能险扩张保费规模的路径。

据悉,此番约谈的背景是,监管根据非现场监测情况发现,部分人身险公司万能险账户财务收益率低于实际结算利率,存在利差损等风险隐患。银保监会责令各公司立即整改,根据万能账户实际投资情况,科学合理确定实际结算利率,并于9月1日前将整改情况进行书面报告。

郭树清在此前的陆家嘴论坛曾经表示过,高收益意味着高风险,收益率超过6%的就要打问号,超过8%的就很危险,10%以上就要准备损失全部本金。

被约谈的核心原因是,银保监会发现部分人身险公司万能险账户的财务收益率已低于实际结算利率,存在利差损等风险隐患。

对于自今年二季度起,大型寿险公司密集调降万能险结算利率的原因,上述寿险公司内部人士表示:“今年一季度受疫情影响,各国央行为了稳定经济都在推出货币宽松政策,中国也不例外,市场利率随之走低,险资的投资收益率也势必受到影响,头部险企对利率下行更加敏感,这应该是二季度以来,万能险结算利率调降的主要原因之一。”

“从监管的态度看还只是约谈,销售层面据我了解还暂未执行,不过,结算利率下降将是大势所趋,5%以上的年结算利率恐将面临下调。”8月15日,华北一家保险中介机构发展部总经理对时代周报记者指出。

过去一周,央行党委书记郭树清、央行行长易纲相继对外发声,释放下半年货币政策和金融监管政策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