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郑说汇美元反弹续涨与否看“非农”

美元自8月初以来即进入抵抗式下跌状态,虽然仍隔三差五就创出新低,可每回创新低后均有些反弹,且力度似乎越来越大,这或意味着美元有机会在不久的将来产生较像样的反弹。本周美元反弹动能来自经济指标回暖、美国两党在刺激方案方面分歧缩小以及欧央行唱衰欧元等。本周美元余下变数是周五公布的8月非农就业数据。

上周稍晚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杰克逊霍尔全球央行年会上发言,他提出,过去美联储的目标是通过CPI来衡量2%的通胀率。未来,美联储将允许CPI在一段时间内适度高于2%,以平衡低于这一水平的时期。

本周稍早英国央行副行长Dave Ramsden在发表年度报告时表示,如有必要,英国央行可能大幅加快量化宽松步伐。其还补充说:“我们有进一步大规模量化宽松的空间。如果市场失灵需要的话,我们可以迅速做到这一点。”

本周英镑下跌一方面与美国经济指标稍好及美国两党财政援助方面分歧缩小相关,另一方面与英国央行官员释出强烈的鸽派论调相关。

虽然英镑周线角度看的确走得较强,可由月线看,英镑仍未盘出始自2016年脱欧进程开启以来的底部区域。既然英镑疲弱始自四年前脱欧程序的启动,所以最终根子上使英镑摆脱底部的因素大概率也只能是脱欧谈判能取得实质性进展。

在物价方面,褐皮书表示,物价压力有所增加,但仍保持适度水平。此外,多个地区的零售需求疲软或缺乏定价能力,零售价格增长放缓。

本周美国发布的一些经济数据,为美元提供了些支撑。周三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7月工厂订单月率为6.4%,高于预期的6%。此前一天即本周二美国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8月ISM制造业PMI录得56%,创2019年1月以来新高。很明显,这两份数据较好,减弱了美联储继续实施宽松政策的动机,对美元自然就构成支撑了。

本周二,欧盟首席谈判代表巴尼耶(Michel Barnier)与英国外长在伦敦会晤后表示,他对英国缺乏让步感到“担忧和失望”。 其后英国首相约翰逊表示,虽然谈判“仍存在重大困难”,但英国政府正与欧盟保持密切联系。

很明显该表态对美元利空,但因市场之前猜测到了这种表态,所以虽然他发言后美元再创新低,可美元弱势并没能持续过久,本周二美元即进入反弹周期。

相对于Dave Ramsden明显偏鸽的言论,英行行长言论却相对模糊些,英国央行行长贝利(Andrew Bailey)本周表示,英国央行的框架必须足够稳健。

美国刺激法案稍有眉目

美联储这份调查在7月至8月下旬进行。在此期间大多数地区的制造业活动都有所增加,这与港口以及运输和分销公司活动的增加相符,因此制造业就业增长较为乐观。但服务业就业增长放缓,需求持续疲软。总体而言,大多数地区的工资持平或略高,低薪职位的压力更大。

在持续疫情的影响下,美国经济的复苏已受考验,而政府的疫情相关援助在8月份已经显出疲态,因美国家庭每周600美元的补充失业救济金计划和“薪资保护计划”均已到期。由本周情况看,美国两党可能有机会在新一轮刺激计划上达成一致,只是该计划有可能是缩小版,很可能无力推动美国经济回升。

新冠疫情已或多或少使谈判双方注意力分散,所以英镑最终能否走出底部应有较大的不确定性,投资者在英镑操作中可能不宜单边押注,波段操作才比较合适。

本周四18时左右,美元指数暂报92.91点,已连续三天反弹,较本轮调整最低点的91.74点已累计回升了1.28%。

本周五,美国另将公布最要紧的8月非农就业数据。只有非农数据强势,才能真正确认本周的美国经济数据强势性质,毕竟该数据几乎是美国所有数据中最重要的。

周三美联储公布的褐皮书显示,经济活动温和回暖,但部分地区经济增长仍然低迷。这份报告凸显了美国经济反弹的不均衡,一些领域复苏强劲,例如房地产在低利率的帮助下飙升,但其他行业却依旧在挣扎。

不过,周三公布的美国8月ADP就业人数录得增加42.8万人,虽然创出历史上第三大增幅,但不及预期的95万人。不过,7月ADP就业人数从前次公布的16.7万人向上修正为21.2万人。

除政策倾向、新冠疫情外,英镑走势更取决于脱欧谈判,这也是市场共识。由目前情况看,英国与欧盟的贸易谈判并不顺利。

除经济数据外,欧央行对欧元过强表示忧虑,这应该也是美元本周反弹的动能之一。本周几名欧洲央行委员表示,若欧元持续升值,将打压出口、拉低物价、并加大实施更多货币刺激措施的压力。

最近10周英镑有波明显上升,但本周略有下跌,周四同上时间,英镑暂报1.3257美元。

本周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表示,美国联邦预算赤字预计将达到创纪录的3.3万亿美元,因为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和提振经济的巨额政府支出给联邦账目增加了逾2万亿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