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时评你们守护生命我们送你温暖

中安时评:你们守护生命 我们送你温暖

近日,习近平总书记就关心爱护参与疫情防控工作的医务人员专门作出重要指示,强调医务人员是战胜疫情的中坚力量,务必高度重视对他们的保护、关心、爱护,从各个方面提供支持保障,使他们始终保持强大战斗力、昂扬斗志、旺盛精力,持续健康投入战胜疫情斗争。

疫情来得突然,防控却不能脱离法治轨道。在2月5日召开的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第三次会议上,习近平提出,“疫情防控越是到最吃劲的时候,越要坚持依法防控。在法治轨道上统筹推进各项防控工作,保障疫情防控工作顺利开展。”在疫情防控的关键时刻,保障公众知情权重要,已经确诊的新冠肺炎患者权益也不能漠视。谁有权公布确诊病例相关信息?患者信息可以公布到哪种程度?公众知情权和个人隐私权如何平衡?对于这些公众关心的问题,记者进行了采访。

感恩!为生命不息护航的“仁心仁术”。“感恩的心,感谢有你,伴我一生,让我有勇气作我自己……”在疫情防控一线,8小时不吃不喝的医护人员,因穿防护服而汗水湿透衣服,脸颊被口罩勒到变形的医护人员,在手术台上一站就是几小时的医护人员……我们心疼,更感恩他们的付出,没有豪言壮语,只有至精至微,他们用自己的仁心仁术书写着“悬壶济世”的医者精神。

《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第十七条规定:私募基金管理人自行销售或者委托销售机构销售私募基金,应当自行或者委托第三方机构对私募基金进行风险评级,向风险识别能力和风险承担能力相匹配的投资者推介私募基金。

据合肥市边防检查站相关负责人介绍,当日,来自泰国曼谷的SL8100次航班、越南芽庄的VN720次航班相继飞抵合肥新桥国际机场,飞机货舱中载有医用防护物资共计203箱,均为泰国、越南两地华侨华人、爱国人士和旅行社捐赠。这批物资中包括医用口罩、防护服、护目镜等紧缺物品。

“对于传染病防治下,公众知情权和个人隐私权如何平衡,也不能一概而论,未来立法还可以做进一步探讨和完善。”杨建顺说。

基金合同约定私募基金不进行托管的,应当在基金合同中明确保障私募基金财产安全的制度措施和纠纷解决机制。

随着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先后启动重大突发卫生公共事件I级响应,信息发布方面也变得越来越透明。不仅确诊病例乘坐的交通工具在全网发布,提醒同乘客人注意居家隔离,多个省份也开始公布确诊患者的行动轨迹。例如,2月5日,北京首次公布当日确诊患者行动轨迹,主要是患者有无外省接触史以及所在的小区。河北省每天公布的确诊病例行程轨迹中,除了患者居住的小区,还包含性别、年龄、发病前逗留过的场所。

“方舱医院缓解了医院收治压力,将轻症患者统一集中收治,隔离了传染源,疫情就能慢慢控制住了。几天来,看着各项疫情数据都在下降,每天都有患者治愈出院,我们觉得非常有成就感。”尹伶慧高兴地说。

“国家有难,匹夫有责。别人能去,咱家女子也能去,她在那边安心工作,保护好自己,我们就放心了。”尹伶慧的母亲武继荣接受采访时说。(完)

一是合目的性。国家机关在收集使用个人信息的时候一定要合目的,一定要向公众告知收集信息的目的,“其实目的是一种约束,它约束不能超范围使用和收集信息。”

二是比例原则。国家机关如果干预到个人数据权利,即使目的正当,选择的手段也应该相对适宜,做到对当事人的干预最小。

“虽然我国民法典还没有出台,但民法典草案中已经把个人信息保护写入其中。为疫情防控等公益目的,国家可以限制公民信息权,但要有限度。”她介绍了三个方面的要求。

杨建顺表示,17年前抗击“非典”过后留下的经验,出台的突发事件应对法等为如今抗击新冠肺炎提供了法律保障。公权力机关要在落实现有法律的基础上,及时、准确地公布传染病信息,根据当地实际情况,依法防控新冠肺炎。

“以天为被,以地为席”原以为这只是一些肆意洒脱之人的惬意生活,但是在对抗疫情的一线,当我们看到在不同岗位,不同现场席地而睡的那些“白衣战士”的时候,没有惬意,有的是感动,有的是心酸,是怎样的疲惫,能够让他们在任何地方都能够睡着,可也是这样疲惫的他们,却在病患需要的第一时间就能赶赴床前。他们,为万家灯火负重前行,用生命在守护生命,这样无私的牺牲和奉献精神怎能不震撼我们的内心。

2月9日,一组记录陕西宝鸡首例出院新冠肺炎患者21天与病毒抗争的日记在网络上被大量转发。网友点赞她的勇敢,却也看到作为这场疫情的受害者,患者无端被作为了暴力的对象:“我们一家三口和我大弟的个人信息全部泄露……一些不明真相的人恶毒指责,谩骂一片……我不知道我活着怎样面对别人,我这样一个祸害别人的罪魁祸首有何脸面教书育人?”

●小区是否有权发布患者的信息?

在客厅方舱医院C厅A区,尹伶慧照护的一位中年男性患者,一家三口均确诊患上了新冠肺炎。尹伶慧和队友十余天的精心照料让这名男子汉敞开了心扉,聊天中几次湿了眼眶:“刚开始,医院没有床位,我在家烧了八天,实在太难受,只能去门诊挂吊瓶,一直挂了四天才退烧,这期间,我眼看着三位同学因患新冠肺炎离世,我的家人也相继被确诊……”聊着聊着,这位患者饱含泪花的眼睛一下子又亮了,“多亏你们来了,我才能进方舱接受治疗,谢谢你们陪我们一起共度难关!”

——在疫情发生时,不能单纯地分析患者隐私权优先还是公众的知情权优先,要基于科学的数据和实验进行判断。

你们守护生命,我们送你温暖。在这个疫情防控的特别“战场”上,万水千山总是情,爱始终是最强大的力量,让前方和后方连成一片,让人民和“战士”携手并进,风雨同舟,众志成城,胜利必将不远。(作者:婧蓝)

对于不少人来说,社区是他们获取确切信息的有效途径,更是检测本小区“安全”与否的重要指标。记者注意到,有居民要求物业对本小区确诊病例的情况作出说明。但因为涉及到患者隐私,物业拒绝的也不在少数。

——传染病暴发、流行时,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负责向社会公布传染病疫情信息,并可以授权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向社会公布本行政区域的传染病疫情信息。

随着各省逐步复工,一些新的防控措施也在不断出台。2月14日,河南省洛阳市公交车实行实名登记乘车,乘客需扫二维码上车。这样可以协助上级主管部门对重点疑似人员行程轨迹进行及时有效追溯、防止疫情扩散。2月15日起,深圳市地铁线也将全网全面启用实名制乘车。疫情当前,为了安全,多数人表示理解收集个人信息的需要,但也希望收集数据信息的部门能够做好信息保护。

“信息保护是一个整体的过程,除了收集和使用外,未来还涉及到信息的更正,信息的删除。”赵宏称,对患者来说,没有公布到具体可识别他的情况,可能涉及不到对个人隐私的影响,但是未来可能会涉及。从国家的角度来说,完成了病理分析、疫情防控,可能就会涉及信息删除问题。

赵宏对此表示赞同。她认为,防控部署中国家机关公布确诊患者的行动轨迹,具体到患者居住的小区,患者的年龄、性别是否构成对个人信息的不当干预,要放在具体情境下参酌具体要素判断。

2月4日晚,来不及和母亲告别,尹伶慧和队友就登上了飞赴武汉的航班。抵达武汉后,当得知自己被分配到方舱医院照护新冠肺炎轻症患者时,尹伶慧心中涌起一丝失落。“我有丰富的ICU护理经验,想去雷神山、火神山医院这样任务更艰巨的战场,一方面能够发挥自身专业优势,同时也能和全国各地前来驰援的医护老师多学点经验。”尹伶慧说,可进入方舱医院工作后,她渐渐变了想法。“方舱医院的隔离保护治疗对于武汉的疫情防控来说,太重要了!”尹伶慧说。

《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第二十一条规定:除基金合同另有约定外,私募基金应当由基金托管人托管。

在杨建顺看来,在疫情发生时,不能单纯地分析患者隐私权优先还是公众的知情权优先,要基于科学的数据和实验进行判断。“疫情刚刚出现的时候,得到的信息是不存在人传人,那时做任何的事情都是多余的。随着认识的深入,发现人传人是很严重的,这种情况下,个人的隐私权就要让位于公众的知情权。”他解释称,个人隐私和公共利益一直处于张力的状态。

上述行为违反了《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第十七条、第二十一条的规定。

●披露患者行程轨迹是否必要?

——小区里的物业属于私的主体,如果进行确诊患者信息发布,需要得到公权力的委托,比如某个区的疫情防控小组。

“首先要考虑的是公益保护的迫切性。”赵宏说,一般说来,国家对个人信息权利干预的强度和公众利益保护的迫切性互相均衡。公众利益保护的迫切性越强,对于个人数据信息的干预尺度就会越大一些。

“女子啊!能参加武汉支援的都是各家里的好女子,看新闻里说疫情很严重,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听到母亲熟悉的湖北口音,尹伶慧忍住泪水,一遍遍宽慰母亲,这里的防护工作做得很好,您不要担心,等疫情结束,春暖花开之时,我再带您回老家,咱们去看一看武汉大学的樱花。

“我的妈妈是湖北人,她20岁从老家湖北红安县来新疆,把最好的年华都奉献给了这里,这一次,我该替妈妈去守护家乡。”尹伶慧说,武汉疫情暴发后,她和母亲都十分牵挂在老家的亲人,当得知有机会去武汉一线驰援后,她第一时间向院领导请愿:“我有重症护理经验,有信心在疫情阻击战中发挥自身作用;我还是一名党员,有责任第一个冲上前线,去支援武汉!”

来自越南的医用物资抵达合肥口岸。李师哲 摄

披露患者行程轨迹是否必要?

尹伶慧和队友穿好防护服,进方舱医院工作前,比出胜利的手势给自己加油。新疆巴州援助武汉医疗队提供 

尊重!为负重前行的勇士“送上温暖”。在这一场疫情防控战中,医护人员在前方“送健康”,用生活守护着亿万家庭的团圆,他们感人的故事,他们担当作为的品质,他们无私奉献的精神用一句感谢太轻。面对这样的一群勇士,我们需要给于他们更大的尊重,为他们送上“温暖”,让他们能够始终保持昂扬的斗志。显然,从“火线提拔”到“强制休息令”,再到各地多措并举的关心关爱,国家和人民没有忘记在疫情防控最前沿披荆斩棘的他们,用“送温暖”的方式,给予他们更崇高的尊重和谢意。

据国家卫健委统计的疫情数据显示,截至2月17日24时,除湖北以外,其他地区新增病例连续14天呈现下降态势。防控手段的作用正在显现。

“我国传染病防治法规定,国家建立传染病疫情信息公布制度。”作为长期研究行政法的专家,杨建顺向记者详细介绍了法律的相关规定——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定期公布全国传染病疫情信息。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定期公布本行政区域的传染病疫情信息。传染病暴发、流行时,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负责向社会公布传染病疫情信息,并可以授权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向社会公布本行政区域的传染病疫情信息。“法律还特别规定了,公布传染病疫情信息应当及时、准确。”

此外,由于物资是客机携运,转移接收较为不便,合肥边检站主动抽调警力协助移交,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下,实现了快速入境、快速转运、快速接收,目前,所有物资正全部投送到安徽各地市抗击疫情最前线。(完)

“自然人享有私人生活安宁与私人信息秘密依法受到保护,不受他人非法侵扰、知悉、收集、利用和公开的权利。”中国人民大学宪政与行政法治研究中心副主任杨建顺告诉记者,公职人员或医护人员利用职务之便,随意公布确诊患者信息,已经触犯了法律。

这位患者的话让尹伶慧心里五味杂陈,她真切感受到在生死疾病面前人是多么脆弱无助,也深感自己肩上担负的担子更重了。每天,尹伶慧和队友为患者进行体征监测、生活护理之余,还经常陪患者聊天、进行心里疏导,还将家乡人民送来的馕饼、杏干等特产与患者一起分享。渐渐地,方舱医院的欢笑声多了,她也从患者口中的“尹护士”变成了“小尹”。

尹伶慧的自拍照。新疆巴州援助武汉医疗队提供 

除了在法律上给出了公布信息的保障,杨建顺还指出了公布确诊患者行动轨迹带来的好处。“对于传染病防治来说,最关键的就是要切断传染源。了解传染源,隔离传染源,远离传染源,是毋庸置疑的选择。”他表示,公开患者行动轨迹,可以让相关部门有针对性地采取措施,比如尽量早点发出信息,让其他的人员尽量减少到其周边活动,减少乃至避免与其接触,及时对密切接触者采取隔离措施等等。

对于信息公布的程度,她认为,如果从公布的信息中,可以完整地识别出到某个具体的个人,比如把患者的姓名、身份证号码、个人的头像公布出来,能迅速锁定到某个人,是绝对不允许的。

一直以为,绿色才是代表生机的,但是新冠肺炎疫情却告诉我白色也代表着生机。在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后,一群“白衣天使”逆行出征,用他们的行动给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患者带去生命的希望,燃起战胜病魔的勇气。医者仁心在这一刻让我们有了更深刻的感受,救死扶伤的医者初心更加鲜明。

在赵宏看来,单纯谈论患者隐私和公众知情权,已不能涵盖数据社会之下所有可以直接或间接识别个人的信息,这个话题更应该放在个人信息保护与国家机关数据发布的框架下去了解。

“目前各地政府的工作已经做得不错,公布患者的轨迹信息,让其他人心里有了防范,有了基本的自觉和认识。接下来要不要公布更详细的信息,要看防疫自身的规律。”杨建顺认为,传染病防治一个重要原则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从相关医学专家发布的信息来看,还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如果当地认为,确有必要公布到小区的某一栋,会更符合公共利益,也可以公布,但不能让信息具体到可以判断是哪一户。”

公众知情权和隐私权如何平衡?

信息透明固然给公众提了醒,但公布患者具体的行程轨迹,会不会有侵犯其权益的情况,也让一些人担忧。多数情况下,传播病毒并非患者本意,而针对他们“恶意”却在蔓延。

在澎湃新闻2月8日的报道中,武汉多个社区已接到街道统一通知,陆续安排人员公开社区疫情信息,包括“四类”人员(新冠肺炎确诊、疑似、无法明确排除的发热患者、密切接触者)的分布情况,具体到哪座楼栋、几单元,以及属于四类中的哪一类。新闻发出后,不少地区居民要求效仿,让公众知情权优先。

“若是按照平时适用的相关法规范,凡是涉及国家秘密、商业秘密和个人隐私的,一般都不得公开。但在疫情防控的特别时期,应当适用传染病防治法、突发事件应对法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对条例等特别法规范,确诊患者信息等个人隐私保护的法益往往要受到克减。”杨建顺说,按照上述法规范的规定,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依法登记的危险源、危险区域应当按照国家规定及时向社会公布;责令有关部门和人员向社会公布反映突发事件信息的渠道;定时向社会发布与公众有关的突发事件预测信息和分析评估结果,并对相关信息的报道工作进行管理;及时向社会发布有关采取特定措施避免或者减轻危害的建议劝告等。

同样的情况出现在云南。2月3日,云南省文山州人民医院文某(职工)、谢某(护士)、关某(护士)三人利用工作便利,私自用手机拍摄医院电脑记录的新冠肺炎患者的姓名、家庭详细住址、工作单位、行程轨迹、接触人员、诊疗信息等基本情况,并公开散布。文山市人民医院财务人员刘某、余某通过微信转发传播。这些患者信息经过层层传播,造成相关小区住户人员恐慌,也严重影响患者的家庭安宁和人身安全。文山公安局依法对上述人员作出行政拘留或罚款处罚。

对于小区是否有权发布患者的信息,中国政法大学行政法与行政诉讼法教授赵宏称:“小区里的物业属于私的主体,如果进行确诊患者信息发布,需要得到公权力的委托,比如某个区的疫情防控小组。”她解释称,如果没有受到委托,物业和确诊患者之间属于私人和私人之间的关系。要获取住户的信息,需要征得其同意。“私法中的信息收集和使用是以知情同意为原则的。”

1月26日,武汉市市长周先旺在新闻发布会上透露的数据令人揪心——因为春节或疫情的影响,有将近500万人离开武汉。这些人流向了哪里?离开者是否有人已被感染?同行者是否存在风险?公众急需了解相关信息,缓解焦虑情绪。

谁有权公布患者信息?

今年36岁的尹伶慧是新疆和静县人民医院护理部副主任,也是巴州援助湖北医疗队队员。2月4日,接到驰援武汉通知后,她从和静县医学集中隔离点匆匆赶回家中,收拾好行李,和丈夫交代了几句便出发了。对于武汉,她有一份特殊的感情。

疫情发生初期,微博、微信群、朋友圈中陆续出现疑似包含湖北返乡人员身份证号、地址、电话等个人隐私的文档及照片。社交平台上流转的确诊患者信息,不少后来被证明为谣言,不仅给社会造成恐慌,还给疫情防控工作带来负面影响。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究竟谁可以公布确诊病例信息?

“随着社会的变化,大数据时代的来临,还要与时俱进,完善疫情防控相关立法,加强配套制度建设,完善处罚程序,构建运行有效的疫情防控法律体系。”杨建顺说,现有的法律都是制度性的建设,具体操作起来实用性不佳。比如责令有关部门和人员向社会公布反映突发事件信息的渠道,具体如何责令,哪个部门去做并没有细化,没有详细规定。

●谁可以公布确诊病例信息?

三是安全性原则。国家机关为了公益的目的,可以去收集个人的信息,但是同样要确保对这些信息的收集、使用、传递、储存整个链条环节的安全性。“现在公众在微博、微信群里获知的很多湖北籍人员的个人信息,也有一些是公权力在收集这些信息的时候,因为工作人员的管理疏忽而泄露的,这种情况下也是对公民个人信息保护的违反。”赵宏说。

不久前,本应在抗疫工作中守责站岗的湖南省益阳市赫山区卫生健康局党组成员、副局长舒庆国却被党纪立案调查。原来,1月28日,他通过微信将“关于益阳市第四人民医院报告一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的调查报告”电子版内容及截图转发出去,内容涉及市民章某某及其亲属等11人的个人隐私信息。经过微信群的几轮传播,当地多个业主微信群收到信息,引发部分市民恐慌。

害怕母亲担心,直到2月14日,尹伶慧才鼓起勇气给母亲打了来武汉后的第一通电话。

天眼查显示,鸿臻轩杰为鸿新资产控股子公司,控股比例65%。

●公众知情权和隐私权如何平衡?

——公开患者行动轨迹,可以让相关部门有针对性地采取措施,比如尽量早点发出信息,让其他的人员尽量减少到其周边活动,减少乃至避免与其接触,及时对密切接触者采取隔离措施等。

致敬!为守护生命逆行的“白衣战士”。疫情就是命令,有病患的地方就是医生的战场,尤其是在这种大灾大难的面前,除了需要国家的统筹调度,更需要的是“白衣战士”与时间赛跑,与病魔做斗争,守护住一个又一个的生命。疫情防控战是一场没有硝烟但是却有可能面临死亡威胁的战场,在这样的危险之下,这些“白衣战士”用“逆行”的方式诠释了自己的初心。致敬他们,在危险面前的挺身而出,致敬他们,以生命守护生命。